圈子合伙人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帽子二十二全掉了”

[复制链接]
大众网发表于 2020-10-25 09: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3年7月27日,大众日报头版头条报道《停战协定已完全达成协议》,报道朝鲜停战协定已由谈判双方代表于26日上午在板门店签字。次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朝鲜停战的宣传指示,要求:“停战协定签字后,抗美援朝总会将会同军委总政治部,组织规模较过去为大的慰问团,前往朝鲜慰问志愿军、人民军和朝鲜人民。”
  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于9月23日组成了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代表全国人民慰问在反抗侵略、保卫和平事业中建立伟大功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军民。贺龙被推选为第三届赴朝慰问团总团长。邢西萍、陈沂、梅兰芳、老舍等19人担任慰问团副总团长,陈沂兼秘书长。
  慰问团下设八个分团,华东地区为第四总分团,分团长由华东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吴克坚担任,山东为第四总分团第二分团,由72名代表和山东、安徽、上海等地的120名文工团员组成,省文化局副局长丁志刚任分团长。代表中有党外人士、知名教授、农民、工人、劳动模范、青年和烈军属。文工团员中有严凤英等著名演员。慰问团成立了临时党支部,随时安排党员活动。大众日报编委程浩作为大众日报特派记者参加了慰问团。这是大众日报有史以来第一次派记者赴国外采访报道。
  入朝后,慰问团分东线、西线、中线三路活动,程浩随二分团在中线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九兵团的指战员。九兵团政治部政委谢有法介绍了志愿军指战员在朝鲜不怕流血牺牲、英勇作战的情况,志愿军代表和朝鲜人民军代表分别向代表们报告他们并肩作战、保家卫国的典型事迹。慰问团代表向志愿军指战员报告祖国经济建设的大好形势和人民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
  在朝鲜,第四总分团分别慰问了江原道平康、洗浦、伊川等6个郡的朝鲜军民和守卫在上甘岭和“丁字山”前线的志愿军部队及炮兵部队。在各地共举行慰问大会80多次,座谈、访问640多次,参加大会、观看演出的朝鲜军民和志愿军指战员达38万多人次。从10月21日在朝鲜新高山下车,程浩在朝鲜中线一共待了53天。
  从1954年1月10日开始,大众日报陆续刊发了署名为“大众日报特派记者程浩”的通讯十几篇,其中以写朝鲜纪事为主题的10篇。
  程浩在第一篇通讯《朝鲜中线会英雄》里说,“我们在中线的时日里,看到了千百个英雄、功臣人物,我们曾以紧张的心情听过二级战斗英雄刘建华的报告,访问过接线八百次的一等功臣电话员柳树青,我们和安全行驶九万里的一等功臣司机陈开贵同桌吃过饭,和守卫在非军事区北沿的哨兵们握过手,向千万个英雄的战士们献过花,敬过酒。”
  第三篇《领到祖国捐献新炮的时候》以文学的笔法描写了炮兵战士们领到祖国捐献的新炮,克服困难投入战斗的故事。“在开城前线,配合部队三打红山包(敌人占领的一个山头)时,新炮第一次参加了战斗,打下了一架敌机,当时阵地上喊起了一阵庆贺的声音!新高炮接连又参加了白马山、文童里、葛田里等地的战斗。全班八个人,有五个人立了功,新炮手崔玉芝、符戴宝也立了三等功!在四班长张忠中的日记本里写着:‘我们四班领到了祖国人民捐献的新高炮,在一年的时间里,参加战斗四百七十多次,击落敌人飞机六架,击伤十四架。这个成绩,应该首先归功于祖国人民!我们忠诚地感谢祖国人民的支援!’”
  第四篇《英雄的报告》描写了智勇双全的英雄、九兵团某炮兵营副营长刘建华。
  在四打老秃山时,他还是炮兵营的观测排长,上级交给他一项特殊的任务:通过敌人的前沿阵地,到敌人的背后去指挥自己的炮火歼灭敌人。
  这个任务的第一个风险是要过敌人的封锁线,穿插到敌人的背后去。在三位同志的掩护下,他和报务员李保江带着干粮、刺刀、手榴弹,通话、观测器材,利用夜色,连续穿过敌人用炮火封锁的三道河,直线不过八里的路,走了整整六个小时。
  到达预定位置,他俩挖掩护坑、架天线,支起观测镜,刘建华看见,老秃山背面的看不见的目标,全在镜头里了。“二十二个碉堡中只有一个大堡,鬼子们正忙着在工事外边刷牙、洗脸”。观测之后,要向部队发送观测数据。这是第二个风险,如何在距离敌人很近的情况下,用送话机把观测数据尽可能小声地口播出去。他们先是用缴获的胶布做成布袋,送话时把头插在布袋里,经过试验,百米以内还能听见声音。再想办法,在地下挖一个送话坑,把袋子再填到坑里,这样,三十米外就听不到了。刘建华把观测数据写在纸上“帽子二十二,坐位二十八,大树三百五,小树二百三”,报务员李保江把头插在填入坑内的胶袋里,开始送话。不大声说,对方就听不清,一句话讲了二十多次,李保江急得满头大汗,终于把话送出去了。
  “老秃山在我们和炮阵地的中间,正成一条直线。凌晨四点半钟开始试射,第一颗炮弹,越过了老秃山,落在我们的前面,好险啊!要再前伸一点,就要先把我们这个看不见的目标打掉了!”
  刘建华迅速修正发射口令,第二颗炮弹在老秃山顶上爆炸了。再修正,第三颗又偏了……“我和保江的脸上,汗珠子像豆粒一样地往下滚开了”,刘建华调整呼吸,根据最后一颗炮弹的弹着点,又发出了“阴五”的口令,第八颗炮弹终于在敌人的碉堡上开了花!
  到中午12点,已打掉了五个敌碉堡。但一个意外出现了——送话机震坏了,观测点与团部失联。刘建华和李保江反复尝试修理都没修好,决定耐心等到天黑返回团部。他们返回途中正好遇上了焦急万分的团部派来接应的同志,他们带着新的送话机迅速回到掩护坑。天还没亮,大炮又开始“发言”了,敌人的碉堡一个一个飞上了天。
  “这样一直打到下午两点钟,我又写了纸条给保江,叫他发出这样的一个战果:‘帽子二十二全掉了,叫驴无食正在吃草,王八一个正在吸烟。’(每次战斗都使用临时规定的暗语联系,比如‘叫驴’是美国鬼子等)团指挥部的命令马上回来:今天晚上等你们准备开饭!”
  当刘建华和李保江回到了自己的阵地时,“我们的步兵,立刻发起冲锋,七分钟内攻上了老秃山的主峰,避守在山头上的敌人都做了俘虏!”
  战斗结束后,刘建华被评为二级战斗英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bluebeetle发表于 2020-11-3 05: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